查看: 260|回复: 2

平凡绚丽的彩衣街(无限追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限追踪 于 2018-5-8 09:58 编辑

    我总以为,平凡历来都是生活的主旋律。但是这些年,人们似乎有点耐不住平凡了,趋向于追求高大上,喜欢耀眼与华丽。
    一些古镇老街适当修缮,修旧如旧,改善了条件。但也有天翻地覆拆了再建的,原住居民被悉数迁出,一色的店铺,卖着一样的“特色”,“大红灯笼高高挂”,“祖国古街一片红”。这些过度商业化、同质化的倾向,有如画蛇添足,反而使老街脱离了原有的历史风貌和人间烟火。
    值得庆幸的是,旅游城市扬州一条名声不怎么显赫的彩衣街,不仅仅保持了明清时期的历史风貌,而且居民们平凡而不乏绚丽的生活,显得更加多姿多彩,独具魅力。

俯视_调整大小.jpg
    从国庆路和东关街的交汇处开始往西,一直到小秦淮河上的大东门桥为止,便是彩衣街。
    彩衣街东西长320米,南北进深约160米。扬州人从习惯上也不会专门去彩衣街逛的,大多数都是路过:从文昌商圈从四望亭前往东关街、个园或者史公祠以及国庆路,畅通并且便利 。
    远在唐宋年间扬州的宋大城,东西向的主要街道就是从古运河的东门一直抵达西门,东关街往西的彩衣街成为必经通道。在古代城区的交通地位,可与现在的文昌路相类比。

彩衣街泡桐树3.jpg
    彩衣街,旧名裁衣街。这条老街的得名,源于过去街上林立的制衣店铺。
    清代李斗《扬州画舫录》有这样的记载:彩衣街,为“运司后一层,旧设有制衣局,其后绣货、戏服、估衣等铺麇集街内,故名。”老扬州都了解,裁衣街,叫着叫着不知何时就成了彩衣街。
    实际上,因为清康雍乾年间,扬州盐业鼎盛时期盐商等有钱人日渐增多,制衣消费需求旺盛,逐渐就形成了制衣一条街。现在看来,彩衣街比原名更贴近繁华市井的韵味,让人联想到典雅高贵的绫罗绸缎、清新朴素的花格府绸,还有那些曾经在老街街上走过的红男绿女,平凡生活也因此变得绚丽多彩起来。

大东门桥3_调整大小.jpg
    彩衣街走到最西端的大东门桥戛然而止。我们看见,上学的上班的,妈妈推着小孩的,市民们络绎不绝走过这座古桥。
    彩衣街虽然只有320米,顶多十分钟就可以走完,但也是移步换景的。这大东门桥就是一座古桥,始建于明嘉靖年间,是扬州四水关六吊桥之一,有着近500年代历史。该桥最初为进出城门的木吊桥,民国十六年改建为砖石拱桥,解放后进行过数次重修。

蒋家桥_调整大小.jpg
    为了完善生活设施以及满足旅游业的发展,2012年政府组织对彩衣街进行了必要的维护改造,现在的彩衣街人气逐渐提升,成为市民生活休闲和外地客了解扬州的一个窗口。
   彩衣街最东首就有扬州著名的老字号,百年老店蒋家桥饺面店。沿街各种美食的陆续入驻,不仅拉动人气,更使街道的内涵趋于多元,因此彩衣街在网上的知名度也急速蹿升。

自己带茶 (2)_调整大小.jpg
    蒋家桥饺面店总是顾客盈门。锅贴,平锅文火煎制,边洒水边浇油,肉香浓郁扑鼻,外脆里嫩,金黄带红,蘸点镇江恒顺醋,泡杯自带的绿阳春茶,如此天下美味小吃,一份均价也就4~5元,一次消费十来元便可吃饱。
    类似蒋家桥的饺面馄饨和锅贴,包括扬州炒饭、煮干丝等菜肴,不仅价廉物美,也脍炙人口的地方传统小吃,彩衣街上还有不少。古城扬州总是从这种最微小的地方出发,向人们传递她丰厚的历史底蕴、简朴实惠的待客之道以及耐人寻味的生活艺术......

小白车_调整大小.jpg
    步履轻捷的豆蔻女孩和色泽鲜艳的共享单车,不时划破老街的暗淡陈旧。满街鳞次栉比的青砖灰瓦老房子,灰蒙蒙有点斑驳,却无不隐藏着各式各样动人的故事;
    历史与未来的无缝衔接,本土居民与外地客的擦肩而过,都是彩衣街上时刻流动的生活图景,她的平凡与绚丽的交织共存,正是深深打动我的地方。

启明_调整大小.jpg
        岁月沧桑,时过境迁,扬州已经不再是康乾时期的扬州,彩衣街也不再以制售衣物而闻名天下。时代无情更替会过滤掉很多东西,但历史的基因往往在老街留下难以抹去的传承。
        彩衣街上,目前还有唯一一家老裁缝店-------启明唐装店,有位老裁缝,继续在坚守着手工裁剪做唐装旗袍等旧式服装的门面。

开始_调整大小.jpg
     78岁古稀之年的陆启明师傅,是家族手工制衣技艺的第四代传人。很荣幸,采访到这位老街上最后的老裁缝。
    老先生的斗室里,挂着老先生与李金斗、李嘉存等一些名人的合影。我跟他熟悉,也是缘于我数次陪着家人去量体裁衣做唐装。  
    时代变迁,制衣工业技术的飞速进展,传统手艺、许多老行当的生存空间无不受到挤压。大约在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陆启明离开摇摇欲坠的国有服装厂回家开店,彩衣街当时还有十来家裁缝店。到了90年代末,其它店就陆续关张了。因为他的店铺世代传承,技艺精湛,讲究服务,远近闻名,生意还是不错。
    他说话轻声轻气,说自己坚持做下来,是靠这个才能养家糊口。我觉得,个子不高的陆老先生身躯里面蕴藏的意志力却如此的强大,俨然老街上一位量裁时光的奇人。

家伙.jpg
    现在的他,依然是一把竹尺,一块划粉、一把剪刀,用白字条子记录各个尺寸,每天要在案板前站上好几个小时......看着这一切,我的内心总有点矛盾。担忧着哪一天,陆师傅再也站不动了,是不是彩衣街的唐装店也将要消逝,这个因制衣而命名的老街,真的就徒有虚名了?

彩衣街_调整大小.jpg
    每年的4月上中旬,彩衣街的南侧这两株泡桐树就是一树繁花了。我总是要在这个季节前去,亲身感受老街的春花烂漫之绚丽风情:沧桑古旧的老街慷慨地承载着这千百年的城市历史;聚居在此的底层百姓不求大富大贵,也始终念旧,与老街不离不弃。四季轮回,老树新花,总是能凸显彩衣街的勃勃生机。

DSC_0858.jpg
    彩衣街,整条街尽管只有320米,明清时期建筑风貌基本上得到保持。其中比较突出文保单位,有杨氏住宅、朱草诗林(罗聘故居)、旌德会馆、大东门桥等6处文保单位和40多处历史建筑。
    如果我不去登高,很难发现彩衣街也有连片大宅恢弘景观。在彩衣街的东段,杨氏盐商住宅是临街的,而旁边巷子里,还隐藏着一座晚清时期的园林住宅,为彩衣街34号、38号。这座住宅名曰“蛰园”,由李曾麟(振青、振卿)1906年购得彩衣街34号、38号金氏住宅十进及杨总门11号、12号的杨氏廊楼,再依据石涛的《青莲草图》修建,至今已有110多年的历史。整个住宅占地约2000平方米,有房屋近98间、花园4个,可谓是庭院深深如许。历经朝代更迭,现仅存门楼(局部)部分住房以及廊楼主楼等房屋约45间。

烧饼2_调整大小.jpg
    一条不长的彩衣街,前后分布有三四家黄桥烧饼店,而且人气都很旺。品种有桂花糖的、豆沙的、葱油的、肉松的等。酥脆焦黄,油润不腻,洒满芝麻的饼皮也烤得热乎乎、香喷喷,人们在彩衣街上边走边吃刚出炉的黄桥烧饼,就别提有多美了。
    这个缺牙巴的小萌娃,如此激情表演,老街顿时平添了一种喜气洋洋的氛围。


    一边吃美食,一边看风景:步履轻捷的豆蔻女孩和色泽鲜艳的共享单车,不时划破老街的暗淡陈旧。这些历史与未来的无缝衔接,朴素平凡中闪现的多姿多彩,都是彩衣街上时刻存在的景象,平凡与绚丽的交织,正是深深打动我的地方。

杨氏住宅_调整大小.jpg
    夕阳余晖照射在这座保存完好的盐商大宅门精美的仪门之上。
    彩衣街30号,青砖飞檐照壁的正对面,即为晚清广东盐运使杨紫木的住宅,早在1962年就被命名为市级保护单位。
    现如今,最能彰显主人显赫身份的,就数这门楼。虽历经数百年岁月风霜磨砺,高大的水磨青砖雕刻门楼至今仍非常完好。其中海棠镂空人物故事的砖雕,仕女娇俏五官依然清晰可辨。还有精美的砖雕回纹图案,两边墙垛上部的一对镂雕花球,堪称扬州现存砖雕的精品之作。

福到_调整大小.jpg
     这老宅子,过去的辉煌早已经随着岁月而远去。实实在在的,却是当下的居住者把这里营造成为一处绚丽而温暖的宅院。推开厚重的木门,我一眼看见格窗上一连串贴着五个喜气洋洋的“福”字。
    里面一位83岁的时老先生告诉我,他住在这里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几年前大门风化损坏,他就找了白铁皮整个保护起来,并特意用铆钉组成五只蝙蝠的图案,以此喻意幸福吉祥。
    冬日的清晨,寒梅绽放,暗香浮动。时老静坐在院子里品茗读报,沐浴着和煦的朝阳,安享晚年生活。室内的板壁和门框子上,贴着时老先生的“书法条幅:”吃亏是福”以及郑板桥的名言“难得糊涂”等。   

开门大吉4_调整大小.jpg
     院内:花木葳蕤,寂静依然,恍若隔世;门外:平凡市井,饮食男女,行色匆匆。
    询问了他们老夫妻的生活,觉着虽不怎么富裕,但心态健康。在这样的老宅子里颐养天年,实在是一种令人羡慕的人生状态。完了,时老先生乐滋滋地说他够资格是个“全福之人”了。全福之人,这很朴素很简单的一句话,恰恰是扬州老姓对于自己幸福生活的高度概括,表达的是一种无欲无求的超然心态,更是对自己一生一世最为朴素完美的总结。

技艺2_调整大小.jpg
    蒋家桥饺面店的北面,是一家叫做唐记香酥斋的麻花馓子店铺。顺着风儿,我们老远就可以嗅出麻油茶馓的那种诱人的香味。
    他家的麻花、麻油馓是传统维扬休闲小吃,采用祖传40多年的生产工艺制作而成,以“酥、香、脆”而深受消费者喜爱。我的镜头聚焦制作者浸油抻面的整个流程,娴熟的技艺,简直是出神入化,不啻为一种街头技艺表演,带给人们最为生动的视觉观感。
    央视的《舌尖》等节目不论制作有如何的高大上,解说词有多么煽情,你可以去彩衣街上看看,各种各样的能工巧匠,纯草根的大师们,平凡之中隐藏的绚丽,就一一呈现在你的面前。   

夕阳_调整大小.jpg
    彩衣街往北的弥陀巷42号,是扬州八怪之中最年轻的画家罗聘的故居,亦称朱草诗林。
    曲径通幽,我找到了“朱草诗林”。整个院落小而精致,维护得很好,有会客厅、正厅、卧室、厨房,包括小天井,四季花木一应俱全。在扬州八怪中,罗聘擅长画鬼,他的夫人方婉仪也是造诣精深的花鸟画家。人们尽可以去遐想,这玲珑剔透的小院,当年清雅而幸福祥和的生活,是如何的令人羡慕。
   
草堂格窗_调整大小.jpg    
    这里留给我主要印象就是两个字:僻静。毕竟本地人与外地人去的都很少,这就凸显了文人与富商的区别。扬州的盐商富贾麇集,深宅大院的房子数十上百间,妻妾成群,佣人一大帮。像罗聘这样的年轻画家要平凡得多,也清贫得多,但这并不妨碍他的作品名垂青史,拥有一阁绚丽多姿的人生。
    正如这彩衣街,与声名遐迩的那些古镇和名街相比,她很平凡,但耐得住寂寞守住平凡,总会有自己的价值。正如爱尔兰哲学家埃德蒙·伯克所言:生命在闪耀中现出绚烂,在平凡中现出真实。

糯米饼6_调整大小.jpg
    这家饼店在彩衣街78号,没有正儿八经的店名,是住家百姓自己弄的一点小生意。

糯米饼2.jpg
    他家的烧饼,扬州话叫做子孙饼,也叫粉烧饼,是用糯米粉包的,馅有荠菜、豆沙、肉松和芝麻糖等。老板娘硬是塞两我几个尝尝,真的柔软,细腻,风味独特。其实这样的小吃,两块钱一个,看似很简单,其实选料、调面、烙制都有一家之功。用扬州话说,打两个嘴巴子都舍不得丢......

鸽子2.jpg
美丽的鸽子,应该是彩衣街古老天空之上的吉祥飞羽。她们安详地栖息在已经渐渐褪色的屋脊之上,成为雕塑一般的风景。

街头2.jpg
    老街也许处处都是敞开的舞台,富有情趣的生活娱乐世俗风情表演随处可见。
    大叔们得闲就在街边掼蛋娱乐,而对面有一家叫做任氏软刀的,是一家专治脚病的店面。刀,一定是无比锋利的,“软”是指扬州三把刀之中的修脚刀,这种蜚声中外的与沐浴休闲组合在一起的手足病诊治护理技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软,就是无关痛痒之时,手足之患不翼而飞,其肉上雕花之鬼斧神工,用一个“软”字,便可穷奇精髓了......

白铁匠3_调整大小.jpg
     彩衣街再往西去,就到了天宁门街口。
     一座看上去老旧而颤颤巍巍的小二楼子,檐下就是白铁匠张师傅的作坊。张师傅曾经是国营厂的钣金工,企业改组下岗后,张师傅凭借娴熟的技术,在自家门口接白铁活,一干就将近20年。什么换个锅底,敲个漏斗和簸箕,乃至于接单订制各种日常白铁器皿。我对他的手艺倍加赞赏。满头银发的张师傅总是笑眯眯。他说,不啰嗦,我就是一混穷的,玩玩的,身体可以能做就做做。老街坊弄熟了,不做又不好意思。
    暮霭渐深,张师傅把工作台收回屋里,“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停息了下来。霏霏细雨又下了起来,雨中的路灯则透出莹润的光色,老街的石板路面变得光可鉴人,还有些外地客在好奇地东张西望……这条新老陈杂的老街,一些曾经的老行当,白铁匠,老裁缝,“臭皮匠”和裱画师......这些熟悉的工匠们,似乎正在淡出当下的生活。我觉得,发现并且记述类似的老行当,其意义远远不止于一般般逛逛老街时那种矫情的小资怀旧情绪。
    老行当,承载着节俭生活的崇高理念与工匠精神的完整内涵,这种历经沧桑而依旧清晰的年轮,依然泛着古铜色的璀璨光芒,希望她将会照亮我们未来的路。


大东门桥_调整大小.jpg
    时尚目镜白板鞋,披肩长发着牛仔。迎风飘扬世纪风,美女的也把帅哥带......扬州的美女帅哥们,就这样轻松惬意的从彩衣街经过,构成一道道美丽的生活诗篇。
    我只是发现,是不是有一种倾向:当下的人们总是喜欢或者习惯去追逐新的东西,很少再去修旧利废。点点手机,更新换代弹指即成;搬住进大房子随手扔掉旧物,大排量的汽车,各种奢侈的高消费习惯,正在蔚然成风......
    我想,我们在朗读那些唐诗宋词,重唱经典的时候,是不是也重温一下老祖宗”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警言?想一想,儒家经典思想,勤俭持家的习惯,有没有也当作旧物一起扔了......

彩衣街14_调整大小.jpg
老字号化妆品店谢馥春,也在彩衣街开设了门店。

装裱研究所卜万水_调整大小.jpg
    彩衣街除了有八怪画家故居,也还有裱画大师的工作室。
    彩衣街124号为一处仿古瓦房,为扬州装裱研究所的所在地。因为落在临街的场院的深处,往往不引人注意。在裱画制作逐渐被机器替代的年代,我看见了扬帮装裱艺术非遗文化传承人卜万水大师。
 年近五旬的他,从艺30几年,是掌握“扬帮”装裱技艺仅剩的3人之一。我见他心无旁骛地在为一幅画托底。宣纸铺在案台上,用棕刷蘸上浆糊,来回浸透宣纸……一道道工序,手艺相当娴熟。
    近年来,卜万水陆续带过几位徒弟,但有的学了一段时间就自己去开店,搞机器装裱“谋生”;有的转行去做起了艺术品经营。目前,新一代的“扬帮”装裱传承人,青黄不接,传统技艺的断层在所难免。我觉得,我们各行各业,全社会都务必戒除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只有如此才能完成本质意义上的民族复兴。
    此刻的我,也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惊扰了大师的制作。我的内心,则为这种在寂寞中长期坚守并且弘扬传统技艺的伟大工匠精神所撼动。此刻,我们还能说这条又破旧又短小的彩衣街,没啥可看的吗?

小脚粽子5_调整大小.jpg
    天气渐暖,彩衣街头的小脚粽子,不仅仅是品种琳琅满目,香味扑鼻,勾人食欲。而且,那粽叶苍翠的色泽,更散发着乡野湖荡的芬芳,彩衣街显得更加活色生香了。

南讲经墩_调整大小.jpg
    继续往西,接近大东门桥的位置有着南北两条细小的巷子,为南北讲经墩。这古巷的石板台阶,已经被岁月磨蚀得铮铮发亮,有妇女从河边刚刚淘洗结束......
    在南讲经墩巷口墙上,扬州名城解读的标志牌上,有讲经墩来历:《高僧传》载,公元441年临川王刘义庆为南兖州刺史,好佛法,闻天竺高僧迦达多在建康(南京)弘扬佛法,因刘礼请其来广陵传授佛法而得名。
    扬州类似的街巷有500多条,看似普普通通,但只要透过深邃的历史烟云,却总能发现其中许多的奇闻异事,说起来也都不同凡响,这些都汇集起来,构成了2500多年历史古城的丰厚历史底蕴。

暖阳2_调整大小.jpg
    40年的经济发展,社会也逐渐出现分化,但凡有点钱的大多搬到了新区,最普通的百姓远离高楼大厦和灯红酒绿,日复一日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我知道,他们将会继续留在彩衣街,劈柴烧炭炉子,继续拎菜篮子、端痰盂子,继续看人来人往,看日升日落,继续看着你慢慢变老.....
    其实不仅仅在彩衣街,在丁家湾、南河下等,在扬州5.09平方公里的老城区,随处可见这样平凡而接地气的生活。

五彩缤纷_调整大小.jpg
    彩衣街的最西端,就是小秦淮河。誉满全球的烟花三月期间,这里也是桃红柳绿,碧波荡漾,人们漫步其间,士一种心旷神怡的享受,这里也是古朴精致秀美扬州的组成部分。

吴大姐彩衣街104号74岁圆木厂会计.jpg
    一天傍晚,我无意中走进140号陈旧胡同里,院子里一簇簇花儿开得正起劲。
    见一位女士正在水池边忙晚饭:苋菜,水果色拉,竹笋等,都是诱人的色彩,瞬间就感受到这家小日子过得周到而滋润。老屋主人吴奶奶原是扬州圆木厂的会计。几十年就住在这旧厂房里,退休20年了,靠2000多元退休金度日。  
     得知她已经76岁的时候,我一时惊诧。眼前的吴奶奶身手敏捷,爽朗干练,始终笑盈盈的。染成铁锈红的头发配同色马甲,一点点也不显老,怎么看也就60多。她也玩微信,回来我把图片发给她。她很高兴,说我再去的时候,请我喝茶。   
    感动之余,我还是在琢磨,这吴奶奶年逾古稀为什么这么精神矍铄,没有一点点老态?还能整日忙里忙外,她一定有一个好的心态,也才拥有平实的小日子,能享受晚年这安宁幸福的生命时光。
    尽己所能在平凡甚至是平淡的日子里,把柴米油盐酱醋茶也神奇地经营出一片绚丽,这样的生活态度让吴奶奶不知疲倦并且还如此年轻。彩衣街的神奇之处,真的无处不在。

回忆_调整大小.jpg
    我们时常看见,大东门桥上,有一些老扬州来这里,倚在桥边,或是到处走走看看,或是指指画画,故地重游忆当年:追忆老街厚重的历史,怀念那些儿时伙伴,沉醉于那些逝去的芳华......

转_调整大小.jpg
   许多次走过彩衣街,逐渐感受这条老街的平凡和炫丽,满满的收获有点出乎我的预料:
   这里的人很平凡,他们顺其自然地拥有自己的那一份真实,在平凡岁月里拥有生命的绚丽光华;这条街也很平凡,躲过了过度的包装与打造,反令她更接地气,令人倍感亲切:在这个充斥着躁动的社会里,她的初心未改,竟然是如此的珍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平凡的生活最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8分钟开饭 发表于 2018-5-11 11:37
最平凡的生活最真实

多谢你的支持!浮华的东西往往使人失去方向,平凡的世界才能真正为人们拥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扬州摄影俱乐部 ( 苏ICP备14035877 )  

GMT+8, 2018-5-26 23:24 , Processed in 0.13265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