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33|回复: 9

漫步渡江路(无限追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7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限追踪 于 2018-7-19 14:39 编辑

    渡江路(从甘泉路起至渡江桥止)总长约750米,位于扬州老城区南北向中轴线上,明清时期曾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道。沿街鱼刺状分布若干小巷和鳞次栉比的古建筑,居民的市井生活绚丽多姿,一草一木无不镌刻着许多扬州人的成长记忆。
    2016年政府实施了渡江路升级改造,道路基础设施和街容街貌都有了很大改善和提升。街道显得质朴苍劲,清雅生趣,古朴而不失绚烂生动,令人流连忘返。

1.jpg
    渡江路上随便走走,就着法桐浓密的树荫停下来吃一碗喷香的鸭油干拌面,尝一个柔软的烂面烧饼,打包带回几个红彤彤的金刚脐子。或者拐进一条古巷漫无目的地闲逛,在曾经的富家宅院门前驻足瞻仰,或进入某个居民杂院,与满头银发的老者闲聊一些陈年旧事。暮霭降临时分,再折返车水马龙的渡江路,在灯光下寻觅扬州美女那转瞬即逝的靓丽身影......
    漫步渡江路,细细体味昭示日月蹉跎的历史遗迹,在万象更迭中感受时代变迁,已然成为一种温馨记忆,一种雅致情怀和醇美的生活体验。

2.jpg
    明清时期,扬州是世界上在数的几个商业繁盛生活富裕的城市之一。从辕门桥(现国庆路口)过左卫街和多子街(现广陵路与甘泉路)往南到犁头街,当时叫做翠花街;翠花街再往南就到了引市街,习惯上这一段叫做砖街;从砖街再往南则称为木香巷。
3.jpg
    1951年,政府拆迁了木香巷至古运河边的住户,打通修筑了新路面,一并拓宽原砖街、翠花街,统称为渡江路。渡江路,沿线多是藏秀于曲折小巷里的重门叠院和百姓民居:犁头街、苏唱街、大羊肉巷、小羊肉巷,以及达士巷、引市街、炭基作、状元巷和木香巷和南河下街等。仅仅这些雅俗共赏、耐人寻味的巷名,就足以去引发人的遐想。街边麇集着数不胜数的淮扬美食小吃等百年老字号。徜徉其间,等于就重归了扬州人有滋有味的慢节奏生活。

4.jpg
    国庆路由北至南走进渡江路,最先进入人们视野的,就是扬州很少见的一条斜行老街犁头街。在略微方正的扬州古城,倘若从高空俯瞰,可以看出来一段西北往东南的弧形斜线:湾子街---犁头街---达士巷,构成了便宜门通向钞关(挹江门)的通道。    犁头街,在砖街北端与左卫街西端,斜向切割,落下一个最大边长约为150米的直角三角形,置于扬州老街以辕门桥为原点的四岔路口的东南角。因其状如犁头,故曰“犁头街”。 这条弧形斜线,是穿越古城区的便捷路径,走近路,省时间,讲效率,正是经济发达与文化繁盛的古代扬州人内心的渴求。犁头街,镌刻着城市发展所留下的独特肌理。记得欧洲好多城市都是放射状街道,十多年前我在西班牙的古城瓦伦西亚,晚间一出去就迷了路,两个多小时后才摸回旅馆,同事的脚已经被磨破了。所以,我对于犁头街,有了别样的关注。   
    形制奇特的楔形街区,在明清民国时期街两侧较多两层楼的店面房。曾经有温泉浴室,还有理发店、银楼、茶楼、竹器店、烤鸭店等,一些老扬州说起犁头街,如数家珍一样,充满了自豪。

5.jpg
    犁头街口不时飘来“艾力的馕”那甜甜的芳香,偶有外来租屋的打工妹悄然走过,老宅子黑漆大门里有牧羊犬陪伴着耄耋老人,住户门外龙头上有水慢慢滴下,就像时光的沙漏。
    暗影里,犁头街那巷牌俨然焕发着不乏鲜活的光芒。时光可以让一切事物泛黄变旧褪色,包括一座城市和一条街道。但我总愿意去追忆她已经逝去的繁华与骄傲。现在的犁头街狭窄冷清,局促寥落而多显破败,漫步其间我的心情也是复杂的。   

6.jpg
    犁头街往南约50米(渡江路228号)即为陈记鸭血粉丝店,主打鸭油面和鸭血粉丝。麻鸭是高邮湖特产,鸭油不仅仅是奇香扑鼻,因为鸭油所含脂肪酸熔点低,易于消化,B族维生素和维生素E也较其它动物脂肪含量高。
    临街两间店面,天一亮就顾客盈门,夜间营业至凌晨一点。陈氏简陋的店堂里,我点了一碗干拌面(小份4元)。扬州的老城区面摊很多,唯他家鸭油面出名。热腾腾的面条蘸着鸭油青蒜花胡椒面蒜泥等佐料,蕴含里下河水乡天地之灵气的浓郁鸭香便扑鼻而来,让人无法抗拒。不咸不淡,不油也不干,吃完看看碗底,什么都没有剩下。一碗最亲民的鸭油干拌面,工艺上一气呵成,技术拿捏精准,品质优良稳定,该店难怪成为扬州街头小吃的网红。
    我儿子每从国外回来,都要特地去吃陈氏的鸭油干拌面,新一代扬州人的乡愁,也许就是这一碗4块钱的鸭油干拌面。这种最廉价的“皮包水”享受,同样是扬州源远流长饮食文化园地里绽放的一朵小花,点缀着扬州人看似平淡却不乏活色生香的日子。


7.jpg
    过陈氏店面再往南,则是因“水包皮”在老城区的形象代表扬州浴室而出名的苏唱街了。
    明清时期,苏州人来扬州,一般沿着大运河到镇江。京口瓜洲一水间,过江后继续船走古运河,抵达扬州城南门码头上岸。行色匆匆的旅人,沿木香巷到砖街,扛着沉甸甸的行李顺势往右边的巷子里一拐,住店休息。渐渐地操吴侬软语的人都习惯扎堆去那儿,就有了苏唱街名字。

8.jpg
    “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是明清时期扬州人风行的早上茶馆喝茶,晚上浴室泡澡的生活方式。苏唱街23号的扬州浴室,从前的定位是高大上,为扬州乃至于苏北沐浴行业的代表性浴室,名气是响当当的。
    上世纪70年代与队友们打过篮球以后,包括带小孩子洗澡,我也经常去扬州浴室。当时,澡资是一毛钱,比别的浴室高出大约20%。
    扬州浴室始创于1927年,创始人姓袁(号炳元),整个建筑有着鲜明的民国风。浴室大门汉白玉立柱上有勒文:特别汽水盆汤,卫生白石池塘。当时用轮船从上海、宁波运回进口美国、澳洲的装饰材料和水电设备,安装锅炉等共花去10万多银元。浴室休息厅中间有天棚和气窗,调节采光,交换空气,在无空调的年代实现冬暖夏凉。印象中,扬州浴室的服务规范,非常走心。称呼浴客皆为老板,迎来送往都是微笑。入座后,再厚重的外衣就被那油光水滑的叉杆,嗖地挂上了3米多高的墙上。出浴以后,擦汗的热毛巾一条接着一条。穿衣即将离开,跑堂大师傅掌上轻轻一旋,一条热毛巾便会神奇地飞到浴客手中......
    至于,扬州三把刀中的沐浴文化,助浴擦背的认真贴心,肉上雕花的修脚神功,让人舒服得牙咬咬的刮脚捏脚,都是扬州休闲生活文化的精粹。扬州浴室,在当年就涌现出了季长富、尹锦成等修脚大师。

9.jpg
   往东行几步,扬州与浴室一墙之隔的苏唱街17号,即为扬州浴室继任产权所有人金宝芝住宅,为市级文物保护建筑。住宅由东西二座楼房和花厅组成,天井内有一口很精致的水井,矮矮的方形青石井栏,砖砌束腰井壁。目前,该故居虽显杂乱,但整体建筑保存基本完好。
    因为世事变迁,这处近百年的院落早就繁华落尽,让人感慨岁月的无情。老井,老屋,老猫和老人以及晾晒的花花绿绿的衣物,在风中微微飘荡。这些都汇聚成一首陈旧发黄的诗稿,静静叙述着这里曾经有过的风云变幻和令人羡慕的扬派精致闲适生活。我有点突发奇想,倘若把这个地方修缮打造成扬州沐浴文化博物馆,该是个很好的创意。

10.jpg
    青砖灰缝黛瓦、苍苔绿藤缠绕、迷蒙雨雾轻笼、巷陌曲折迂回,这就是五百多条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的扬州街巷的格局。出苏唱街向南走没有多远,就是大羊肉巷,再往南,又出现一条小羊肉巷,两条巷子几经转折互相连通。
    清末民初时期,渡江路沿线陆续聚居了不少回民,牛羊肉店铺自然兴旺起来,就此有了羊肉巷名字的由头。巷子的大小,一般都理解为宽与窄。可是这里全然相反:大羊肉巷约一米宽,仅容一人一车通过,而那小羊肉巷却明显宽出来不少。人们总稀罕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春暖花开,面朝大海。其实,近在咫尺的渡江路,收获也是显而易见:这个纷繁复杂、多姿多彩的世界,包括大与小的概念也都是辩证的,望文生义就可能贻笑大方。
    据说大羊肉巷里有扬州清曲名家王万青的故居。我去了几次,七弯八绕怎么都没找到。由此,我对渡江路这些老巷子就更多了一份惦记与期待。
   
12.jpg
    达士巷,是犁头街弧形斜线贯穿古城西南的延长线,里面有着清末民初时期的民居建筑群。
    进去约40米达士巷12号,是清代民居王氏住宅。该宅院占地面积350平方米,建筑面积265平方米,原为清代烟酒商人王福生住宅。磨砖门楼上整套装饰,包括莲花,卷草及鲤鱼跃龙门等砖雕,都在文革时期被造反派用灰泥涂覆,再也无法重现。先前作为古籍书店仓库,现有人居住,房屋保存较好。
    古建筑砖雕,闪烁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符号,是这个城市珍贵的文化遗产。我在老城其它一些街区,也看到一些类似王氏住宅遭到破坏的情景,说实话内心很不是滋味。我们这个国家,在世界上有着引以为傲的上下五千年璀璨文明史,再也不能出现类似晚清和文革时期,轮番上演的荒谬绝伦的,对文明成果的自我毁灭的悲剧了。

13 (2).jpg
    继续往西南,达士巷20号到24号,这里的好几处都是清末民初时期的住宅。我们看到被完好保存下来的,那些鲜草名花等简朴但不乏精美的砖雕,无不显示着富贵吉祥的寓意,寄托着旧时扬州的平民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

13.jpg
    24号民居一位奚女士很热心带我参观,这门里两进三间两厢的老房子纳入了政府的修缮目录,并且去年已经实施了一部分,今年计划还将推进,居民也借此改善了居住条件。前面一进屋子的木槅扇、门窗等内部结构均为原状。天井相连,梅雨期间,花木葳蕤,苔藓滋生,院子里麻石铺地,皆保持了历史风貌。
    大概是屋主人具有老扬州浓厚的念旧情结,这家堂屋和正房里陈设着造型端庄、雕刻精美的太师椅,八仙桌、以及落满灰尘的青铜烛台等物件。    其实,漫步渡江路给我带来的启迪是多方面的。扬州的古建筑和古物件,不仅仅是在著名的瘦西湖大明寺,个园何园等地方。在老城区星罗棋布的街巷里,只要你用心去翻翻,古物宝贝真可谓俯拾皆是。我为这些物件感到骄傲,因为它们承载着多少人家和多少代人记忆,也记录着这座城市曾经的经济辉煌和文化繁盛。这些历经悠悠岁月雕琢出来的古,是价值连城、不可复制的人间大美。面对这些泛着幽暗光芒的老家具,就像是在聆听一个个饱含悲欢离合的老故事,俨然是打开了一瓶陈酿老酒,弥散着着无以言喻的美好气息。

11.jpg
    达士巷的斜对面,新近开了一家叫“路客”的奶茶店。英文Look为看、瞧的意思。中文的解读,过路的客人,就有点吸引人驻足了。店面很窄,店堂内有窄窄的木楼梯上二楼,是一个仅够两人坐的榻榻米。见有两位中学生闺蜜,正窃窃私语。
    店外有年轻娟秀的扬州美女闲坐,路边停放着奶白色豹纹电动车,时有小蓝车快速掠过,骑车帅哥俊秀的身影因此也变得写意。
    一首诗,一幅画,一曲时代的变奏曲,都可以在古朴的老街上找到,这些景色也都可能与我们擦肩而过。日常生活中,无不蕴涵着许多精致绚丽的瞬间。正如扬州美女的千古美谈,看似人云亦云、扑朔迷离。而渡江路老街上,正展示着21世纪最新的版本。

14.jpg
    漫步渡江路,除了我这样徒步的,也有坐轮椅逛街的。左边这老奶奶93岁了,她知道我是专门来纪录渡江路的,就很是激动地紧紧拉着我的手与我攀谈。她告诉我,她们家在东关街附近,天天要从国庆路到渡江桥转一大圈。果真,后来几次我又遇见了她们。
    扬州是一座获得联合国人居环境奖的城市,古朴精致秀美,独具风情。生活在扬州是幸福的,这是个很权威的结论和客观事实,但是忙忙碌碌的人生,静不下来的人们有时难免忽略了。即便是老朽了,自已走不动了,被人推着,去看看熟稔了一辈子的老街,看花开叶落,看人来人往,感悟人生历程,有这样的晩年还真是令人羡慕的。

15.jpg
    达士巷与引市街之间,我路过一家叫做黄妈手工坊的店铺。我突然发现一锅色泽滋润,味道香醇的烂面烧饼,一下子未及反应过来,俄顷就禁不住被深深吸引了。
    烂面烧饼被油水浸染炭火焙烤后,面粉的白变成了半透明琥珀状,菜肉的鲜汁沿着饼的边缘陆续渗出翡翠绿,饼面上隆起的一个个小圆丘,都被涂上了渐变的金黄,煞是诱人。这种最家常的小吃,色香味形达到了近乎完美的状态。此刻,一白发老伯过来立马上就买了一块。皮薄馅多,入口绵软的烂面烧饼诱惑力真的太大,他就原地就打开塑料袋,不管不顾地,大口大口猛吃起来。很快,一块烂面烧饼就风卷残云地下了肚。
    黄妈在娴熟的操作:搅面,包馅,摊饼,手艺堪称炉火纯青。(2.5元/块。有荠菜、萝卜丝和韭菜三种馅心)喝点粥的话,吃两块管饱,这是很亲民的价格。江苏扬州一带烂面烧饼,寓意团圆。这种小吃的历史源远流长,苏东坡尝过后写下了:“此饼送与蟠桃会,神仙取饼不取桃”。乾隆南巡时尝了烂面烧饼,回京后念想不断,曾派御厨专程来学。郑板桥也曾作诗赞美,所以烂面烧饼又被称为板桥饼。
    我的感觉是,烂面烧饼,是一种不亚于蜚声中外的扬州包子、扬州炒饭和其它淮扬面点的美食。只因为她太平常太朴素。倘若加入淮扬大餐的宴席,也一定会锦上添花的。

16.jpg
    渡江路上人来人往:有步履蹒跚的老妪,有与妈妈骑车并行笑靥如花的女孩,有忙着一桌饭菜等候子女归来的主妇,还有昏黄路灯下坐在路牙子上的环卫工大叔。
    生活从来不会一成不变。正如人要长大,要离开这深爱着的故乡。去四处奔波,甚至浪迹天涯......乡愁究竟是什么?对于扬州人来说,不仅仅是富春包子、共和春蒋家桥的饺面和狮子头、大煮干丝。更能触及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个地方的,让人们找到久违的归属感的,恰恰是这种不起眼的烂面烧饼,因为它注满了家的爱意。
    尽管我们可以尽享饕餮盛宴,网上外卖美食亦能信手拈来,但这种“陌生”的遇见,由舌尖升华的那种感动,被唤醒的魂牵梦萦的记忆,着实弥足珍贵------她可以让我们在人生旅途中,不忘生命的原点,找到生活的坐标,重新获得面向未来的力量。

17.jpg
    沿着达士巷继续往南,必经状元巷。这样的巷名,增添了渡江路的文化氛围,昭示着扬州历代人才辈出,出过不少科举精英。
    史料记载,清嘉庆年间的安徽歙县人洪莹在状元巷居住,他肄业于著名的扬州梅花书院。嘉庆九年(1804)举人,嘉庆十四年(1809),嘉庆帝五十大寿设恩科状元,特授翰林院编修掌修国史,状元巷因此而得名。扬州民间还有另一说:洪莹的父亲是盐商,嘉庆丁卯年扬州大水,盐运使曾宾谷赈济灾民,在南门荷花池一带放粥。但常有灾民途中失足落水。洪父捐资设置栏杆,平整路面。洪氏善有善报,福及子嗣,洪莹因此才中了状元。

18.jpg
   好几次去状元巷里面转悠,已经始终搜寻不到一丝有关洪家的任何痕迹。包括敲开一些宅院,向一些久居状元巷的耄耋老人们请教。无奈岁月如烟,繁华落尽,都没有得到任何意外的惊喜。
    但我们依旧为这座钟灵毓秀,人文荟萃的城市而骄傲,也为扬州史上那些官员的尽忠尽职和富商们慷慨解囊为百姓分忧解难的事迹而感动。

19.jpg
    顾师傅的家住在渡江路69号小杂院里,靠着状元巷临街的一边,院子门对着渡江路。他一直在名闻遐迩的扬州玉器厂工作,工作稳定,日子平稳,生活安逸,属于那种习惯于淡看浮华、知足常乐的老扬州,她姐姐也与他们在小杂院里一块生活。扬州老街的一些院落,近些年陆续完成了下水道扩容和路面整治,不再受雨季积水的困扰,脏乱差的情况有所改观,好多人家也都修建了卫生间。顾师傅笑盈盈地说,老地方毕竟住习惯了,生活方便,感觉蛮好的。

20.jpg
   傍晚,渡江路行人少了一些,却多了几分风情和缠绵。渡江路的美,在蓝天白云之下是一种清新朗悦;细密如梭的梅雨中,则是迷离的古韵。

21.jpg
    在渡江路115号,74岁的陈老伯开了一家“专磨各式刀剪”门面。精神矍铄的他整个儿带着老花镜埋头干活。1994年,陈师傅从扬州刀剪厂下岗,然后开始创业。24个春夏秋冬,他凭借自己磨剪刀手艺支撑家庭,谋求生存。
    他说,那个特定年代,下岗后只有靠自己的手艺吃饭。两个孩子在父亲教育感召下,发奋学习,有一技之长,现在都工作稳定,家庭和谐,陈老伯已不需再为他们操心。类似陈老伯这样的城镇退休职工,一般退休金都不高。因为这个刀剪铺上门生意不断,老有所为的陈老伯每月可增收数千元,日子过的就明显宽了。   
渡江路古树.jpg
    登高俯瞰渡江路沿线的街区,好像满眼都是古老陈杂的屋宇。其实,靠磨刀剪生存下来的陈师傅,就像这苍古深邃的老街上空那些拔地而起的老树,凸显着生命的蓬勃生机。这些草根百姓,不少人在改革开放的几十年,经历了体制机制的骤变,承受着下岗失业的煎熬。但是生活的磨难并没有击垮他们,而是面对厄运去顽强抗争。扬州平凡人身上坚韧不拔的毅力,持久地、深深地震撼着我们。

22.jpg
    从陈老伯的店面出来继续向南,就是木香巷了。如果说状元巷记录着扬州自古的人杰地灵,这木香巷就更像是描摹着扬州的繁花似锦,是古城卓而不凡的秀美风韵。
    木香花,究竟在哪里?
    漫步渡江路,一路上我总是带着探寻发现中的美好期待。木香巷里面,木香花两月前就凋谢了,但我却赶上了凌霄花落英缤纷的季节。迷宫一般的箱子里,倏然间一阵风儿,就送来凌霄花淡淡的馨香,姿态各异花朵惬意地在路面上躺着,倏然间我就觉得有点陷入,那种时髦的说法------美醉了。记得读过舒婷的《致橡树》,那高大的橡树生长在北国,古城扬州却有寂静的雨巷,浸淫着妩媚凌霄花的浪漫诗情。

23.jpg
       因为几次跑了白腿,请朋友帮忙才联系上木香园的主人徐鹏志,在一个滂沱大雨的早晨,带领我参观了中西合璧的木香园。
  木香园位于渡江路木香巷3-1、3-2号。由4个小园组成,面积约140平方,中园最大约70平方。此地原是清朝爱国彊吏,广西巡抚张联桂故居(西侧为木香巷老公馆)的一部分。张联桂第四代侄外孙徐鹏志等人,花费十年时间自己设计建设的这座园子,成为改革开放以后,扬州老城区第一批居民自发兴建的私家小园林。徐鹏志老先生热心的一一介绍,木香园既有传统中式角亭、石桥、假山,又有西式罗马柱、大客厅、喷水池、古典立柱灯、古铜旋转楼梯,四时花草,藤萝缠绕,中西合璧,别有洞天。
    此园子因城建搬迁规划而缺少维护,好在该园子已列入政府的修缮计划,有望恢复旧日景观,成为扬州古巷游的景点之一。

24.jpg
    渡江路有两个木香巷的入口,成为南木香、北木香,内部曲折相通。有眼光的扬州人,在最近十多年来,不断买下旧院落的房产,投入资金设计打造,小巧玲珑的私家园林不断涌现,目前在老城区已达200余处。除了木香园、周氏小筑、农机招待所南侧临街私人宅院、和状元巷33号宅院,以及大羊肉巷的渡江路146号宅院等,有多处设计精巧、别具一格的私家小园林。

25.jpg
    这一现象,体现着自古扬州以园亭胜的风雅历史余韵,还在无声影响着新一代扬州人。他们身处21世纪,内心世界依然向往古人闲雅飘曳的隐居生活方式:寻一单门独院,卧室厅房,曲径通幽,假山叠石,亭台楼榭,鱼池花坛,在此避世养心,颐养天年,实现寄情山水的人生愿望。

26.jpg
    木香巷继续向南,过南河下街口,渡江路9号,有一个叫做“渡江桥金刚脐子“店面,总围着一群人在等金刚脐子出炉。那金刚脐子一炉有八十几个,出炉很快就卖完了,有的人一买就是十几个。
    金刚脐子的形状为六角形,很是规整,苏南人喜欢叫它为老虎脚。“六角铮铮的金刚脐子”,为老扬州借此揶揄太死板,不懂得变通的人。
    时代的变迁很是无情无义,岁月里曾经的一些东西,已经或者必将渐行渐远。宽敞繁华的文昌路,满是吃食的东关街,最前卫时尚的京华城,都找不到金刚脐子的影子。那天我也买了两个,沉睡多年的、那种魂牵梦萦的味道,刹那间就被唤醒了。1.5元一个:我感觉她比油条健康,比烧饼漂亮,比馒头好吃,比面包实在。金刚脐子也很有卖相,开始像一个个白瓷做成的老虎爪子工艺品;烤熟了就像是青春萌发的少女,纤瘦的身体骤然就丰满起来。
    王师傅是高邮人,先前在上海做金刚脐子17年,再辗转到渡江路做金刚脐子已经有11年了。夫妻二人看上去很朴实。两人一天要做十多炉,近千只金刚脐子,够他们忙的。累积28年的技艺,珠联璧合的操作,大有那种非遗大师技艺表演的味道。
    工艺是老法发酵,加碱中和酸度。妻子负责揉面捏剂子,王师傅用刀熟练地划三下便成六角形,贴进炽热的木炭炉膛,10多分钟烘烤即完成。一切看似简单,实际是饱含技术的辛苦活儿。

   27.jpg
    这简单的传统美食,怎么会如此的勾魂摄魄?因为金刚脐子表面浓郁鲜亮的橘红色,是靠糖熏火焙出来的。我见王师傅拿出一只带耳的小铁锅,有口杯大小,里面置入一块已经被烧得通红的铁块,舀进几勺白糖,快速放入烤炉,并立即将炉口密闭起来。
    白糖在约200度的高温下,瞬间变为焦糖迅速蒸发,诱人的色泽便均匀地覆盖到金刚脐子上面,赋予了她们花儿一样绽放的华丽,以及独有的那种甜中微苦的口感,散发着馥郁的气息。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说过:“当我们为奢侈的生活而疲于奔波时,幸福的生活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是的,在盛行高大上的年代里,金刚脐子这种朴实低调的传统食品,好像已经落伍了。但其鲜明的时代印记,在路边向人们娓娓诉说着,往昔有着物质极简而精神富足的岁月。这甘居末流的金刚脐子,一如她的名字,刚柔并济,香里透酥,硬中见韧,甜中微苦。我想,她厚实与庄重的品格,是能给这个物欲杂念弥漫的世界,捎来一些清新气息的。

29.jpg
    渡江桥上,我们凭栏远眺,在夕阳余晖淡淡暮霭的映衬下,千古潺潺流去的古运河,潋滟着细密而灵动的波光。
    漫步渡江路,实际是走进了扬州明清民国时期古城生活的博览会,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深刻的时代变革印记,独具魅力的市井生活风情,构成了一幅妙手天成的绚烂图画,彰显着扬州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古朴精致与秀美俊逸。   
    我们仿佛就是站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结合点。此刻,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犁头街。恍然间,我看见智慧而勤奋的扬州先人们,他们竭尽全力把那闪亮的犁头深深插入扬州这片热土,耕耘出一道道华美的历史篇章。我们这些扬州的后裔们,也正在秉承先辈的光荣传统,肩负光荣的使命,去扬帆远航,逐梦而行。

渡江路夜色8.jpg
    此刻的扬州古城上空,夜空深邃,明月高悬;此刻的渡江桥,灯光洒落,一地金辉。渡江路上公交车呼啸而过,忙碌了一天的新老扬州人,都行色匆匆在回家的路上。
    既古老沧桑又不乏青春靓丽的渡江路,还将遵循着她的生命节律,走向未来。此刻的我,总感到意犹未尽。毕竟,老街里面还有许多风景等着我们去记录,还有许多故事等着我们去发掘去讲述。我真切地感受到,生活在这座古代文明与现代文化交相辉映的城市,是实实在在的一种福祉。
    蓦然回首间,那闪烁着万家灯火的渡江路,她是在对我颔首微笑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7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着老师的图片和文字,仿佛置身其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浅清 发表于 2018-7-17 21:12
欣赏着老师的图片和文字,仿佛置身其中。

希望有这样的感受,谢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8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老扬州就向何老师这样,对扬州的 等等历史文化背景,来龙去脉,了如指掌。向何老师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全 发表于 2018-7-18 20:54
真正的老扬州就向何老师这样,对扬州的 等等历史文化背景,来龙去脉,了如指掌。向何老师学习!

金全老师吉祥,老扬州值得我们去记录去表现,请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9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厚重的扬州,何老师正一页一页的掀开,让我们受益匪浅。谢谢何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限追踪 于 2018-7-20 20:08 编辑
天马行空 发表于 2018-7-19 16:45
厚重的扬州,何老师正一页一页的掀开,让我们受益匪浅。谢谢何老师。

哈哈,天马帅哥同志,拍摄和攥写连续几年了,还没有完成,唯有继续努力前行。。。。。。谢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2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摄影快乐,欣赏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3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追逐 发表于 2018-7-22 14:47
摄影快乐,欣赏支持!

多谢周老师支持,让我们把精彩贵司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6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扬州摄影俱乐部 ( 苏ICP备14035877 )  

GMT+8, 2018-10-18 16:42 , Processed in 0.14265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0 Comsenz Inc.